顶部左侧

抽丝剥茧早识别 揭开资金占用的“隐形外衣”

发布:未知 时间:2020-08-13 11:37 栏目:新股要闻 阅读()
这两年,资金占用是个高频词,有些公司爆出控股股东或实控人占用资金数亿元甚至上百亿元,令人瞠目结舌。这些情况发生后,就算公司再怎么悔过追讨、市场再怎么义愤填膺,要把钱再弄回来多半难于上青天。从实际案例来看

  这两年,资金占用是个高频词,有些公司爆出控股股东或实控人占用资金数亿元甚至上百亿元,令人瞠目结舌。这些情况发生后,就算公司再怎么悔过追讨、市场再怎么义愤填膺,要把钱再弄回来多半难于上青天。从实际案例来看,很多资金占用的发生都有一个从潜伏到爆发的过程,直接赤裸裸挪用或侵占的不多,一般都是控股股东耍出些隐蔽的花招,步步蚕食上市公司的大额现金。这么来看,在资金还没完全被挥霍一空、或正被顺手牵羊时,尽早发现线索、及时追回占款,不失为上策。如何抓早抓小、防患于未然?梳理过往隐形资金占用的种种手法,积累些经验、多花点心思,还是能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的。

  最常见的,就是披着正常采购和销售的外衣,把资金送了出去。这里面形式多样,但可识别的疑点也确实不少。先来看采购端,有家服装公司2019年采购货值只有2000多万元,却一把付出去4亿多元。更有甚者,有公司货款付了,最后却买了个“寂寞”。比如一家房地产公司花了5亿多元去买螺纹钢,号称进军钢铁贸易领域,最后不仅没收到货,连钱都拿不回来。公司是真的这么容易被骗、甘当“冤大头”?恐怕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还有手段再稍微隐蔽一点的,钱到了供应商那,转手就被倒给了控股股东,这种情况查起来可能要费点周折,但往外延伸一步看看资金流水也就一目了然了。再来看销售端。往往是货发出去了,回款迟迟拿不到。有家公司明明与客户约定好,把销售款打到公司指定账户,双方按月结算,但到了年底2亿多元销售款却一分钱都没收到。像这类资金大进大出,虽形式各异,但基本都体现在预付款、应收应付、其他应收、其他应付几个会计科目里,多琢磨一下,很多疑点也就昭然若揭了。

  再有就是用资产交易浑水摸鱼。对手方或是通过复杂的支付安排、条款设计等手段混淆视听、掩人耳目,或是仅仅虚晃一枪、先把资金套出去再说。当年瀚叶股份宣称要38亿元收购微信公众号量子云,且不说市场人士一脸懵,现在来看更可疑的是,公司当时就付出3亿元意向金,但重组终止后到现在也没收回来。类似的公司还有不少,往往是刚签了协议就迫不及待地把定金付出去,就像这个资产有多金贵、没有其他资产可买一样。还有比较难下结论的是,钱付出去后,资产是收进来了,但资产本身却连年亏损,最后不得不贱卖出去,也不见上市公司跳出来追究卖家的责任。有家快要退市的公司,数年来做了十多笔资产交易,交易金额高达近百亿元,却没有一单让公司受了益。难道真有“回回都上当、当当都一样”的公司?到底是管理层眼光不行、还是背后暗藏猫腻,值得玩味。

  与资产交易类似的,是上市公司用现金购买理财、信托或参与合伙,明面上是为了获取投资收益,但最终资金流向哪里就说不清道不明了。有家公司花了将近5亿元投资信托,也没履行决策程序,全程由控股股东主导,最终被查实信托资金投向了实控人关联企业。还有一家知名系公司,账上资金本来就紧张,却大手一挥、硬要拿出7亿多元现金购买信托产品,每期就只收收利息,本金也不追着要。这些钱最后去了哪里,也是一笔糊涂账。投资合伙企业也是一种办法。有家公司投了好几个合伙企业,出资额占比高达99%,但就是不并表,还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,怕的就是被追根溯源。最终查下来,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实际还是被实控人关联方控制的。其玄机所在也就不言自明了。

  要是控股股东或实控人下面有个财务公司,打起资金的主意来就显得更高明了些。上市公司把现金存到财务公司,名正言顺、合法合规。殊不知有些实控人也会动些歪心眼,账目照记、利息照给,但资金可能早就被挪为他用,上市公司看似户头上资金充裕、手头阔绰,实际可能早已被拖入困境。有家公司在财务公司这边存了将近50亿元,又到外面融了将近200亿元债务,账上放着存款不用却向外借、甘愿承担两边息差的行为也是让人难以想通。更有甚者,有家公司在集团财务公司存款近45亿元,钱拿不回来后,还出了个奇招,打算直接把存款转为对财务公司的增资款。这样一劳永逸的操作实在是令人“叹为观止”。

  还有一种市场不太熟悉的手法是存单质押。简单说,就是控股股东拿上市公司的银行存款去质押融资,看似是笔质押担保,实际上公司的存款就再也不能支取,一旦控股股东还不上钱,这些存款还会被直接拿去抵债,化为乌有,比普通资产担保对公司造成的伤害更加直接。这类情况里,有些公司还像模像样地走了决策程序,有的连程序都懒得走。这样的案例市场上也有几单,好在披露之后,公司都表态要尽快解决、积极整改,也算是态度端正、迷途知返。有家公司在爆出存单质押、违规担保后,1个月内多方筹措资金,解除了质押,也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这么看下来,有些大股东、实控人为了从上市公司套点资金、占点便宜着实是想尽了办法、费尽了功夫。但要认真起来,对这些蛛丝马迹抽丝剥茧,揭开其隐形外衣也没那么难。2019年年报中,就有些公司的年审会计师点出了这类疑点或问题。比如有份审计意见就直接指明,公司与部分供应商存在显著超过正常采购之外的资金往来。但也有些案例中,公司的资金问题并非当年出现,而是多年如此,为什么审计机构此前一直未发现异常,直到公司的窟窿再也遮不住、东窗事发才出个非标意见摘个清白?这里面可能有客观限制、能力高低的原因,但更考验的恐怕还是其职业操守和对市场、投资者的责任心。

  实际上,这两年监管层在防范打击资金占用、违规担保上也发力不少。统计显示,目前沪市有资金占用余额的公司约20家,占用资金余额200亿元左右,较2018年底下降超过五成和两成。当然,可能还有些隐形的资金占用一时难以发现,需要市场各方合力引导、督促这些公司在问题暴露前主动归还资金、化解风险。未来,更大的着力点,也要放在抓早抓小、防微杜渐上。近期,中央再次强调要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,促进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证监会也在年中监管工作会上表态下半年仍将“零容忍”严打资本市场违法犯罪行为。这些无疑都是对违规资金占用的有力震慑。有监管持续高压、市场及早识别,各方一起努力,资金占用的“顽疾”也就能够得到有效遏制。

免责声明:

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七股票网的观点和立场。如有疑问,请联系(QQ:605826178)。

如本文侵犯您的版权,请提供相关证据联系管理员删除,无证据请勿骚扰,否则加黑名单处理!

本文来源:

相关文章
公式频道
股票软件
配资资讯
财经频道
股票开户
理财频道
股票入门
技术分析
技术进阶
高手养成
配资平台